【泰國世界日報╱社論】

踏入2013年的中國,迎來的第一件大事叫換屆。剛剛過去的2012年,是中共的「換屆年」,那是中共從地方黨委到中央委員會的大換屆。2013年的首季,則是中國的「換屆季」,將有從地方人大到全國人大的換屆,即準議會和政府的大換班。「換屆年」換得驚心動魄,「換屆季」將有難有易。

現在回頭看去,2012整個一年的所有大事,都圍繞著中共從地方到中央的換屆而展開。換屆的具體節奏,是由上一年開始,從縣到省一級級的中共地方黨委的換屆。地方換屆結合著中共18大代表的選舉。兩者上半年如期完成,中共18大的會期,則因人事大盤難以敲定,紛爭不斷,終於在11月收鑼。

去年的「換屆年」,當時看去中共擁有8000萬黨員、40多萬個基層黨組織,其換屆工程的展開和完成,完全可用波濤洶湧來歸納。甚至發生重慶副市長王立軍2月夜奔美國領事館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薄熙來3月大鬧北京城這樣的故事,以及8月北戴河的驚濤,到10月、11月海內外的流言,最後中共領導層居然可以安然交班,實在有些難以想像。

換屆年看上去難度更大,因為除是從下到上的大換屆之外,換屆的將是兩個類似議會的組織,包括1月開始的多數省級人民代表大會和省級政治協商會議換屆,再到3月的全國人大會議和全國政協的換屆。而省級人大會議將決定省級政府的重組,全國人大會議還要選出新的國家主席和副主席、國家中央軍委主席,決定國務院總理等政府組成人員。

看上去「換屆季」要難於「換屆年」,首先是從地方到中央,連串會議,時間壓縮在兩個多月內,其間還有春節大年;其次是其範圍之廣,同步有人大、政協、政府大換班;再次是涉及職位和人數之多,令選舉工程難度增大。此外,從表面上看去,「換屆季」理論上與13億人有關,「換屆年」則只波及8000萬中共黨員。

但所有這些難度,大部分都是理論上的,「換屆季」的選舉工程,實則輕鬆很多,因為已有人事藍圖,只防臨陣意外。

所謂人事藍圖,即由「換屆年」的完成來繪出,從省級地方的省市長,到中央部委的部長主任,再到位居國家領導人之列的國家主席、國務院總理、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、全國政協主席副主席,全部配合中共18大的人事安排,已經一個個安排到位,地方政府,已經是代省長代市長到位,中央方面,重要職位已實質交接。

這種人事藍圖,來源於中共「黨領導一切」的一黨專政政體。中共由「革命黨」到執政黨的轉軌還沒有完成,雖然不再「槍桿子裡面出政權」,但政權一定在絕對掌握槍桿子人的手裡。到目前為止,中共最大的政治任務,仍是鞏固自己的執政地位,所以從中央到省級地方,關鍵職位全部由中共中央委員、中央候補委員出任。

當然,會有疑問說,現在中國不是有選舉了嗎,人大政協不都有無記名投票嗎?要釋此疑,應了解中共的進步,即從選舉規則的制定、到選舉過程的操控,全部都有條件進行。重要的選舉結果,只有好看不好看的問題,沒有選上選下的疑慮,越是有爭議的人物,越可能「高票當選」,在地方更可能「全票當選」。所以,沒有否決權的反對票,仍然彌足珍貴。

「換屆季」就可以輕鬆上路了嗎?也不是。所謂易,易在會場之內,仍然有難,難在社會上。今天的中國,雖然還沒成為民主社會,但已進入公民社會,社會思想意識已多元化。當局對民意的掌握,成為最大短板。又由於中國從政治、經濟上,都已步到轉捩關口,新領導層需要獲取最大的民意支持,於是換屆工程既要合黨心,又要順民意,是為最大難點。

再一難點,來自執政黨中共自身,那就是黨員幹部的全面和深度的腐敗。中共18大的經驗證明,既然作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政治局委員的人選,都可以是極度腐敗分子,還有什麼事不可能呢。這才是「換屆季」中,內在的恐懼、深層的難度。

【2013-01-03/泰國世界日報】

本文出自正妹資訊網..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